人口統計/中國須警惕畸高的剖腹產率 一名留英女博士的憂思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中國必須警惕畸高的剖腹產率。"張毅芬在提及她的研究內容時,心情顯得有點沉重。


  作為英國愛丁堡大學產科社會學哲學博士,張毅芬最近兩年多已和她的合作夥伴撰寫了5篇有關中國婦女剖腹產問題的論文。這些文章分別發表在權威的英國《助產學研究》、《國際護理研究》等刊物上。


  從2004年開始,張毅芬和上海國際婦嬰保健院、廣西柳州工人醫院,以及英國愛丁堡大學護理學院(現衛生學院)的七位醫護研究人員,在上海、廣西柳州和宜州市的五所醫院和一些衛生站,就剖腹產問題進行了實地調查研究。


  研究中,她對中國的剖腹產率在過去十多年裏迅速速度提高而憂慮。"很多醫院的剖腹產率達40%以上,甚至有的醫院高達100%!"張毅芬告訴記者,她搜集的浙江省婦產科醫院的最新一項調查報告表明,浙江從1991至2001年十年來的剖腹產率已由20.0%上升至45.6%。


  剖腹產一直被醫務界認為是難產生育的一個輔助手段。據統計,世界新生嬰兒死亡率最低的國家的剖腹產率低於10%。根據這一事實,自1985年以來,世界衛生組織(WHO)認為有必要對剖腹產率設置了警戒線:必須低於15%。


  張毅芬說,中國的剖腹產率遠高於聯合國提出的控制範圍,這是很值得憂慮的事情。許多專家認為,剖宮產的孩子日後易發生"感覺統合失調"。剖腹產對於母親的危害也不容忽視,比如產婦更容易月經不調,更容易得婦科病。從長遠來看,畸高的剖腹產率對國民身體素質無疑會有一定影響和浪費有限的衛生資源。


  "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太嚴了嗎?那荷蘭,瑞典,丹麥等西歐國家為什麼能控制在警戒線以內呢?"張毅芬說,中國畸高的剖腹產率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國家經濟的發展,醫療技術的進步使剖腹產術安全性迅速提高。另一方面,在推廣知情選擇的同時,一些資訊沒有經過研究實證,就流傳開來,而且對資訊傳播的途經和方式的研究也有限。此外,孕產期醫護教育和護理,以及產婦認識水準還有待提高等。她還提出醫務人員自身的認識和背後是否有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經濟利益的趨動等問題。


  她認為,選擇剖腹產,應該是為了獲取母嬰最大的效益。因此,人們應警惕為了方便和經濟效益而選擇剖腹產的現象。


  張毅芬在研究中發現,剖腹產還引發了一些產後服務業的產生和發展。婦女生育後要有休息和恢復的過程,在中國,傳統上被稱為"坐月子"。剖腹產屬於腹部的一個大手術。接受手術後的消耗遠比正常產大。對與剖腹產後的婦女來說,產後"坐月子"的休息恢復就更為重要了。


  近些年來,在家"坐月子"的傳統在現代化的變革中受到了挑戰。新的各種商業性的"月子"服務層出不窮。例如,有的城市出現了月子中心、月子旅館、月子醫院等等,從業者被稱為"月嫂"或"月子護士"。


  "這些機構在中國現代社會中有一定的作用,但如他們僅僅追求商業利益,當然也會為剖腹產推波助瀾。"張毅芬說。


  1985年就赴英留學,曾在蘇格蘭5所醫院擔任全職助產士,護士長達13年的張毅芬,在研究中痛感,作為正常產的專業人士--助產士--的作用,在中國很多醫院被忽略了。很多醫院,包括管理部門,存在一個錯誤認識,認為醫生比助產士接生更安全。國內越來越多的醫院出現了產科醫生、護士和導樂取代助產士的趨勢。


  "醫學界普遍認為,中國80-90%的孕婦都有可能自然分娩。助產士和她們的工作應該得到社會和醫務專業人員的承認。"張毅芬呼籲,為降低剖腹產率和促進正常分娩,有關管理部門和社會應要重新認識助產士的意義和她們的職能。


  張毅芬告訴記者,她和英國愛丁堡大學衛生學院露絲瑪麗?曼德助產學教授,正計畫在中國進行以助產士為主的正常分娩產房研究。她希望找到有國內有興趣的機構和專家共同合作研究。

關于“人口統計/中國須警惕畸高的剖腹產率 一名留英女博士的憂思”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