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車標/大眾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大眾

  當汽車首次出現的時候,它主要是為上層社會服務:兩位德國的發明人戈特利布·戴姆勒和卡爾·本茨被公認為是熟練的汽車工藝師,但在汽車誕生的最初年代裏只有富人才買得起這種新鮮而複雜的產品,而且還要司機來駕駛和維修它。那時候沒有人認識到像這種精美的、機械上的奇跡將會從根本上改變這個世界,更沒有人對它的獨特機動性能賦予完全新的含義。正如我們所知德國人可以宣稱是他們發明了汽車。法國人則給這個混合物增添了民族的色彩(偶然之間也發明了汽車賽),然而正是美國人從整體上確認了轎車在社會上的地位。亨利·福特生產了一種任何人、任何時候都能駕駛到任何地方的汽車(而且來去自由)。不久“平民汽車”的概念開始傳播,而且政治家和商界人士也能接受這一概念。至於德國人,一直到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仍然認為美國的做法是為了工業上和政治上的利益。甚至在二十年代許多德國的工業家仍然堅信在未來年代公共汽車才是真正意義的“平民汽車”。無論如何,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的滿目瘡痍,接之而來的世界經濟危機,使任何把汽車作為平民百姓買得起的嘗試都流產了。

  1932年由von papen領導的德國政府採取一些步驟減輕駕駛汽車方面的稅收,目的是降低擁有汽車的開銷並刺激汽車的銷售。然後是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臺並建立了一個國家至上的政府。他要使“平民汽車”的概念成為他自己的論點。這對弗迪南德·波爾舍來說是進入這一領域的極好時機。1930年波爾舍從戴姆勒—賓士ac公司辭職,當離開這個帶三角星商標的公司以後,波爾舍成為steyr—werke公司的一個主任,當這個公司被併入austro—daimler後他才放棄這一職務。1930年12月1日,波爾舍採取了大膽的步驟,開設了他自己的“發動機、陸用車輛、航空與海軍車輛設計室”,對於一直在尋找新的項目的他,很顯然對於希特勒下令發展的“平民汽車”表現出興趣,因為從長期來看是有利可圖的。於是,1934年1月17日,波爾舍提出了建議在12個月內設計出德國的平民汽車,由“官方與民間專家委員會”進行審核。這對於波爾舍來說,相當於在撲克遊戲中下大的賭注,然而他幹了起來並且贏了。

  1937年初,一項關於選址的研究也開始了。根據要求需把廠址設在德國的中部,有良好的通道與運輸線相連接並且要有足夠的空間,這不僅為了工廠本身而且也考慮到一個全新的城市的規劃與發展,希特勒和波爾舍都認為這一點對於是否能把工人吸引到這一項目上來十分重要。1937年夏天一個十分偶然的機會發現了一個適合的廠址。在決定廠址時有很大壓力,然而儘管很多候選地方有著優越的基礎條件,但最終的決定傾向於fallersleben。這意味著放棄了原先向“元首”提出的工廠于當年夏天建成投產的承諾。工廠於1938年5月26日奠基,一個很像汽車模型的巨大石階上正式標以“kraft durch freude”字樣(譯為從力量到轉向盤)。在典禮上,觀眾能看到弗迪南德的兒子弗裏·波爾舍駕駛著一輛即將成批生產的敞篷車,希特勒坐在前排,老波爾舍坐在後排。

  工人陣線希望把新車命名為“kdf—wagen”,但公眾早已在關注這一問題,把它取名為“大眾”。有趣的是1938年7月3日在紐約時報上第一次把它稱為“甲殼蟲”(beettle)。1938年8月1日,robert ley這位由政府任命的新工廠組織負責人在工廠職工大會上宣佈了“kdf儲蓄金計畫”:每個德國人,不論階級、地位和財產,均有資格購買大眾汽車。保證有資格購車的最低儲蓄額為每週5馬克。有意儲蓄者要到daf或“kraftdurch freude”辦公室登記。對這一儲蓄會計畫的反應是強烈的,1938年底有27萬多人登記簽約並開始購買郵票貼在kdf的儲蓄卡上。

  組織銷售的問題以及逐漸到期的儲蓄金計畫對於工廠令人驚異的快速發展並沒有產生負面的影響。沒過幾個月的時間,戰爭的防線搞起來了,公眾相當奇怪地發現他們在整個項目中的利益受到了損失。由於戰爭叫囂,大約3000名建設工人從沃爾夫斯堡調遣到西部防線。這也順便說明了一個信號,政府既沒有關心新的工廠,也沒有考慮它未來的產品在軍事上的重要性。如果當時大眾和它的分廠真的被劃入這個範疇,也許會面臨更大的壓力以便儘快建成它的生產設施。

  一個汽車廠如果不製造汽車,怎麼樣才能繼續活下去,管理層的辦法是接受幾乎任何一種任務。1939年末,工廠開始製造炸彈,以後接著做飛機油箱、油罐、彈殼及其他車床傳動配件。從1941年開始,在沃爾夫斯堡的工廠還建了一條生產ju88飛機機翼的生產線。這些合同不僅使公司有一些收益,而且當解決了原材料以後,工廠的處境也好多了,通過這種途徑促使工廠逐步建成。

  戰後的第一個夏天佔領軍也在考慮對這個遭受嚴重破壞的國家進行重建的最有效政策。美國人在玩弄一個要把德國從那時起變成農業國家的激進的摩根索計畫。另一方面,英國人對這類方案則很少感興趣。各國的盟軍都確信這個國家將必須迅速重建起來而且要解決好難民問題,但英國人認識到,把一個國家變為農業國將很難建立一種在他們自己的佔領區牽制俄國所需要的政治機構,而佔領區一直延伸到沃爾夫斯堡和它的工廠幾公里以內。因而他們致力於恢復地方工業的活動,當然是處於嚴密控制之下,同時把行政管理的職責交給民政佔領當局。很清楚這是由於軍隊不能管理工業,其次大批士兵經過六年戰爭後對此也無熱情,因此如果其他任務把他們拴住在異國太長的時間,與他們起快復員的願望正相抵觸。於是必須找一些能夠按照英國政府意圖管理大眾工廠的人。結果找到了一個人,就是退伍的陸軍上校lvan hirst在德國管制委員會的明確指示下,他被派到沃爾夫斯堡恢復生產偵察車或者客車。當時對第一批車還沒有賣給普通老百姓的打算,他們的銷售目標主要是“佔領軍、地方政府官員、醫生、員警、郵局及其他公用事業機構”,hirst和他的同事radclaffe從兩方面著手進行工作,清點生產設施和尋找潛在的用戶。把一輛軍官車專門修好給英軍使用,並在第27集團軍總部展示前塗上英國陸軍土黃色油漆。這輛車由四輪驅動,軍事當局非常喜歡並且立即訂貨。工廠的貨存設備情況都不夠理想。製造偵察車儀錶盤用的水壓機從柏林的ambi—budd公司轉移來以後已經不完整,並且許多地方損壞。另一方面,用於客車車身的水壓機,深拉工具雖也有某些損壞,但是基本完好。水壓機車間竟沒有受到前幾年的空襲:它現在還是敞開設有房頂。有關各方都充分認識到如果在沃爾夫斯堡再生產車輛,開始啟動只能從客車車型入手。

  在這一重要關頭,當局面前又冒出來一個問題:戰後如何對待那些當年為了從“德國工人陣線”那裏購買“平民汽車”,曾經老老實實地買了許多儲蓄郵票的戰敗德國的336000公民?他們曾經給那個組織的金庫中貢獻出大筆數目的錢,2.67億馬克,這些錢都付給了他自己銀行的帳戶,而戰後要找這筆錢時幾乎全部丟失得無影無蹤。除了持有者手上的那張貼上許多儲蓄郵票的儲蓄卡以外什麼都沒有留下。當公眾發現他們苦心孤詣儲蓄要購買的汽車現在真的生產出來了,顯露出憤怒和不安,並開始考慮如何用這確鑿的證據作為交換而得到一輛汽車。nordhoff,一位大學畢業的工程師,接受了當局的聘請,於1948年1月1日走上了沃爾夫斯堡的領導崗位,委任一直繼續到1968年4月12日。在擔任兩年沃爾夫斯堡的總經理以後,nordhoff可以驕傲地宣佈淨利潤達到5006026.47馬克,對於一個原來從沒有打算把產品在自由市場銷售的公司來說這絕不是一次很差的開端。

  除了轎車、敞篷車和運輸車無可挑剔的產品品質之外,公司還採取了通常的降價刺激銷售的措施。nordhoff 非常瞭解在困難的時候如何能保持潛在用戶的汽車購買力。對公司來說,那時的確相當困難,由於鋼材供應緊張,而且還由於沃爾夫斯堡還是一個單純的製造基地,幾乎不可能再動員更多工人來補充它的勞動力。當時在那裏已經雇用了2oooo名員工,而在整個地區範圍內幾乎沒有一個熟練技工。在這種情況下,平均日產673輛車對現有生產設施來說已達到絕對極限,因而監理委員會已經同意工廠再建一個新的運輸車工廠。1955年1月24日作出這一決定時設想這個設在hanover—stocken的工廠於年底開業,而實際上到1956年3月8日才正式落成。

  多年以來一直有一種推測,即大眾是否會在甲殼蟲的同時再搞第二種車型作為第二條腿走路。heinrich nordhoff對這些問題的回答是同樣固執的:”大眾成功的秘訣不是去尋找一連串新的設計,無論這些是多麼具有戲劇性和誘惑力,但是對於達到成熟和完美的甚至最小細節的合理改進則無論多麼困難也要做。難道有人居然會想我們會拋棄一種多年來曾給我們帶來成功而且已經到達歐洲汽車工業頂峰的車型嗎?”這並不是說大眾沒有時時刻刻在研究種種替換的車型,但是十五年來甲殼蟲賣得這樣好而且生產能力發揮得如此充分,一直根本就沒有製造新車型的要求。

  一個夏季的星期一,聯邦德國政府通過一項法律,名為“關於管理大眾有限責任公司法律地位的條款”。這一條款的目的是允許政府把公司變為在政府控制下的股票上市公司。大眾的股票是當時還年輕的聯邦德國歷史上首次發行的“民眾股票”。德國的投資者以每股350馬克爭購這些股票說明甲殼蟲汽車在市場上成功的信譽。

  1957年“汽車大全”以同樣的語調宣稱:“大眾的暢銷主要由於它是一個老實車。他沒有喬裝打扮。他使買主有這樣一輛老實車而自豪。無論看什麼地方,都能看到誠實的設計和堅實的工藝的象徵。”在佔領美國巨大市場過程中,甲殼蟲無疑是表現非凡,然而運輸車儘管在歐洲是成功的,而在美國銷售卻不那麼好,從未達到目標。

  10月18日,在原“大眾儲蓄者”與公司之間的法庭訴訟以各方和解的形式終於有了結果。其所以現在有了這個可能是因為聯邦政府是原先柏林的兩個kdf公司的繼承者,已承擔責任使懸案了結。以前的領導單位魯爾薩克森州政府已經沒有責任,因為它只是按照英軍當局發佈的指示負責對大眾的資產進行臨時監督。大約八萬儲蓄者堅持的結果,終於有了回報,使他們高興的是,公司同意送給他們100馬克的支票,或者如果他們準備定一輛新的甲殼蟲可以從訂單上扣除3600馬克。

  幾年過去,大眾成為德國最高產值的公司,出口業務興旺,而且令人高興的是,它每年都對幾乎早已完善定型的甲殼蟲汽車作出新的改進。

  隨著時光的流逝,一個年代接一個年代,很明顯可以看出一點,一種能夠對保證就業和創造利潤達到如此令人驚異程度的汽車也會必然遲早被取代。大眾汽車的車型需要更新,即使有些沃爾夫斯堡的頑固派拒絕承認這一點。要找到一種當時銷售量仍然很大的車型的後繼者對公司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但大眾認識到不能再長久躺在往日的成績上,新車型確實迫切需要。在新的產品攻勢中出現的第一個車型是“帕薩特”,其技術資料很大程度上源自奧迪80。帕薩特第一次證明了由leiding和kraus宣傳的積木式設計理論已經取得了效果。為保證使將來的用戶在一個主型上產生的兩種變型之間能看到明顯的區別,特地委託義大利知名設計師giorgetto giugiaro,為帕薩特設計了一種斜背式車身。正如預期的那樣,帕薩特很快獲得了新車註冊圖表中的最高地位。

  1974年首次推出“高爾夫”,帶有1.5l、功率為51kw(70馬力)的發動機,公眾終於看到了盼望已久的甲殼蟲的繼承者,甲殼由過去由弗迪南德·波爾舍一個人設計的方式已經過時,現在“高爾夫”則是現代集體創作的典型。“高爾夫”一出現就引起了真正的轟動,到1976年10月27日已經生產了100萬輛。總之,“高爾夫”表現出了一種似乎是相互矛盾的“一般的外表”與“高品質”的混合體,對動力機組可以有多種不同選擇,而且得到世界上最大的銷售機構的支持。大眾並沒有離開它的用於甲殼蟲的神聖原則,即穩步改進設計中的每個細節,逐漸慢慢地而又確鑿無疑地,“高爾夫”將會接過德國“平民汽車”的角色。甲殼蟲不久只能存在于它的愛好者的收藏中,他們仍然滿心地喜歡它,但不得不承認在現今汽車的景觀中,它不過像一塊令人喜歡的古老化石。

  1975年3月,推出了一種設備規範但不是很齊全的波羅派生產品,發動機功率為29kw(40馬力),隨後採取的貿易措施令人驚訝,大眾一反常規,不斷改進波羅一直到它成功地迫使更為豪華的奧迪50於1978年7月退出市場。奧迪從它在小型轎車市場上受到冷落後一直沒有復原,直到1996年推出它的成功車型新的奧迪“a3”。

  在隨後的一年中大眾銷售量下降了12%,主要原因是石油危機引發的許多問題。不過,這些嚴重的損失由於“高爾夫”和帕薩特銷量特別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補償,這進一步證明了大眾減少了對甲殼蟲的依賴。1975年首先給代理商一個銷售波羅的機會,一種與奧迪50不那麼相同的特殊的低標準姊妹車型。以後幾年中,波羅也採用了奧迪50那樣的功率更大的發動機。

  在德國,“甲殼蟲”仍然有它的潛在用戶,但大眾迫切需要用它的生產線生產其他車型,於是,1978年1月19日,最後一輛“甲殼蟲”開下了埃姆頓的裝配線。

  1979年“捷達”出現了,在“高爾夫”的基礎上改用斜背式車身,也有雙門和四門兩種變型。直到1983年8月捷達第二次變型大約生產了7ooooo輛,與第一代“高爾夫”的上百萬輛相比,不算了不起的數字。不過,捷達發揮了佔領市場一席之地的作用,並保持了用戶對大眾的信任,因為用戶要求有一種非常合適的行李艙,否則他們就會尋找其他車型了。

  1991年通過收購西亞特和斯柯達,大眾汽車公司形成了與多品牌戰略相適應的結構。作為歐洲最大的汽車製造集團,其管理權下放到大眾汽車、奧迪、西亞特、斯柯達和大眾汽車商用車等各獨立品牌的董事會手中。

  大眾汽車公司於1995年推出了夏朗車。此款車型是一種安全、可靠而且價格適中的多用途廂式汽車。大眾汽車賦予了夏朗極為廣闊的駕駛視野。這是當前世界汽車界一種全新的潮流。夏朗汽車為7人提供了一個舒適安全、視野廣闊且不受干擾的車內空間。該車是在葡萄牙由大眾汽車公司與福特汽車公司合作生產。它擁有足夠的車內空間且靈活異常,益於環保。

  自1998年收購了布加迪、蘭博基尼、本特利和勞斯萊斯之後,大眾的理念被貫穿到豪華車和超級跑車的生產中。通過參與瑞典斯堪尼亞ab公司的經營,大眾汽車公司開始涉足重型卡車領域。先進技術的大量運用證明了公司的創新潛力,目前已開發出了於1999年上市的3升路波tdi,這是世界上第一輛每百公里平均油耗只有3升的汽車。2000年夏,大眾汽車公司又推出了路波fsi。

  2000年5月31日,沃爾夫斯堡的“汽車城”對公眾開放,人們可以對大眾汽車集團及其各個品牌有更深刻而全面的瞭解。“汽車城”剛開放5個月就迎接了100萬名參觀者。

  2002年的巴黎車展作為大眾汽車製造史上的第一款suv, 途銳的第一次公開露面,他無疑承載著大眾進軍越野市場所有的夢想。5年磨一劍,途銳的從設計到開發到投產到面市,一共用了5年時間同年秋天,首先在德國面市。當時的途銳提供了v6和v10柴油版兩種發動機。途銳的大規模上市的時間推遲到了2003年,主要在發佈在歐洲市場和北美市場。

  2002年德國大眾還研製出第一款頂級豪華轎車---輝騰。

  2003年生產甲殼蟲的最後一家工廠,墨西哥的普韋布拉工廠將在投產這款車50多年後的夏天關閉甲殼蟲生產線。在甲殼蟲70年的歷史中,共有2,200萬輛甲殼蟲在大眾的全球工廠生產出來。這些車價格便宜,品質可靠,但其相對落後的技術使得這款車的銷售從70年代末期開始下降。大眾將用高爾夫代替甲殼蟲,並且在1998年推出現代款甲殼蟲。

  新款車採用全新技術,但其高昂的價格會讓普通人望而卻步。

關于“汽車車標/大眾”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