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宋詞/唐詩六首鑒賞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邊 詞


  五原春色舊來遲,二月垂楊未掛絲。


  即今河畔冰開日,正是長安花落時。


  五原地處塞漠,氣候嚴寒,風物荒涼,春色姍姍來遲。舊來,不但見此地的荒寒自古迄今如斯,而且表明詩人對此早有所聞。


  第一句是全篇總冒,以下三句即對春色之來遲進行具體描繪。第二句,柳色向來是春天的標誌,這裏寫出邊地春遲的特點。三四句仍緊扣“春遲”寫邊地風物,通過五原與長安不同景物的對照,來突出強調北邊的春遲。河畔冰開,長安落花,暗示時令已值暮春。對照不僅突出了邊地春遲,而且寓含了戍邊荒寒北邊的將士對帝京長安的懷念。


  這首詩寫了邊地的荒寒,流露的思想感情卻是對邊塞風物的欣賞,它開盛唐風氣之先。


  闕 題


  道由白雲盡,春與青溪長。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


  閑門向山路,深柳讀書堂。幽映每白日,清輝照衣裳。


  這首詩句句寫景,畫意詩情。第一句說通向別墅的路是從白雲盡處開始的,可見這裏地勢高峻。他暗示詩人已是走在通向別墅的路上,離別墅並不太遠了。第二句寫春暖花開時節,伴隨山路有一道曲折的溪水,景色宜人故有悠長之感。

  三四兩句細寫青溪和春色,透露了詩人自己的喜悅之情。至和隨,它們賦予落花以人的動作,又暗示詩人也在行動之中,沒有流水落花春去的感覺。這裏因沒有多少人來打擾,所以門也成了閑門。主人分明愛好觀山,所以門向山路而設。進門一看,院裏有許多柳樹,主人的讀書堂深藏在柳影之中。原來主人是在山中專心研究學問的。每,作雖然講。因為山深林密,所以雖然白天,也有一片清幽的光亮散落在衣裳上面。那環境的安謐,氣候的適宜,是讀書的好地方,沒有一句直接抒情,然而情韻盈然,意境幽美。


  宿雲門寺閣


  香閣東山下,煙花象外幽。懸燈千嶂夕,卷幔五湖秋。


  畫壁餘鴻雁,紗窗宿鬥牛。更疑天路近,夢與白雲遊。


  一二句以寫意的手法,勾勒出雲門寺的一幅遠景。首句寫所在,次句寫寺的環境氣氛。“香閣”,合寺院常年供香的特點。“象外”,是物象之外,說這裏超塵拔俗。此時詩人尚在投宿途中。三四句寫宿處憑窗遠眺的景象。詩人借懸燈寫出夜色中壁立的千嶂,借卷幔想像太湖(五湖)的浩淼湖水。山與水對比,縱與橫映襯,意境極為優美。詩人以懸燈卷幔表示投宿,以秋與夕點出節令與時間,以千嶂與五湖表明所宿雲門山寺的勢派。五六句寫臥床環顧所見。畫壁黯淡,足見寺的古老,與詩人睡意昏昏的狀態相近;群星在窗外閃爍,像是引誘詩人進入夢鄉。最後兩句寫入夢的情景。


  全詩八句,以時間為線索,依次敘寫了赴寺、入閣、睡下、入夢,寫足宿字。又以空間為序,先從遠處寫全景,再從閣內寫外景,最後寫閣內所見。由遠而近,由外而內,寫盡了雲門寺的“高”與“古”。


  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綠水前。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


  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鄉書何處達,歸雁洛陽邊。


  客路,指作者要去的路。青山,點題中的北固山。這一聯先寫客路而後寫青山,其人在江南、神馳故里的漂泊羈旅之情,已流露於字裏行間,與結尾鄉書、歸雁遙相呼應。春潮湧漲,江水浩淼,江面似乎與岸平了,船上人的視野也因之開闊;而下句的正字,兼有順風、和風之意,把平野開闊、大江直流、波平浪靜等大景表現出來。讀到第三聯,就知道作者是于歲暮殘夜,連夜行舟的。海日生於殘夜,將驅盡黑暗;江上景物所表現的春意闖入舊年,將趕走寒冬。不僅寫景逼真,敍事確切,而且表現出具有普遍意義的生活真理,給人以樂觀、積極、向上的藝術鼓舞力量。尾聯借鴻雁傳書的故事,使全篇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鄉思愁緒。


  春行即興


  宜陽城下草萋萋,澗水東流複向西。


  芳樹無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鳥空啼。


  宜陽,唐代最大的行宮之一就在這裏,然而在安史之亂中,這裏遭到了嚴重破壞,景象淒涼。這首詩抒發了作者國破山河在、花落鳥空啼的愁緒。鳥空啼,以樂景寫哀,以鬧襯靜,充分顯示了山路的荒寂。


  畫 松


  畫松一似真松樹,且待尋思記得無?


  曾在天臺山上見,石橋南畔第三株。


  一似,表達出一種驚奇感,一種會心的喜悅,一種似曾相識的發現。接著進入欣賞的第二步,開始從自己的生活體驗去聯想,去玩味,去把握畫境。且待尋思,說明欣賞活動也有一個漸進的過程,一定要反復涵泳,方能猝然相逢。詩言畫松之逼真,具體到石橋南畔的第三株。其實這是實事虛用。


  作為題畫,此詩的顯著的特點在於不作實在的形狀描摹,而純從觀者的心理感受、生活體驗來寫,從虛處傳畫松之神。


  華子崗


  日落松風起,還家草露欷。雲光侵履跡,山翠拂人衣。


  詩人以還家為線索,通過自己的所見所聞,把落日、松風等景物有機地連綴成一幅有聲有色、動靜相宜的藝術畫面。詩的前兩句,一起一落,把夕陽西下、晚風初起的薄暮景色,勾畫得十分鮮明,使讀者初步領略大自然的美好風光。還家與日落相應,不僅點出了詩人已經遊覽多時,而且也畫出了詩人遊興未已、漫步下崗的悠然自得的形象。後兩句寫雲光、山翠。侵,有逐漸浸染之意。不僅寫出了詩人在夕陽落照下一步步下行的生動情景,也寫出了夕陽餘輝逐漸消散的過程。山翠,指蒼翠欲滴的山色。拂,增強了動感,使人想見那山色是如何的青翠可愛,柔和多姿。作者從聽覺、視覺、觸覺幾方面入手,把感情融到景色之中,全詩表現了詩人對華子崗的喜愛與留戀。

關于“唐詩宋詞/唐詩六首鑒賞”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