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曆史/西晉王朝帝系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西晉王朝帝系

晉武帝司馬炎(265-290)

  晉武帝司馬炎(236年—290年),爲晉朝的開國君主,益號晉武帝。字安世。

  司馬炎爲司馬昭長子,曾出任中撫軍;但是司馬昭卻有意讓幼子司馬攸繼承,但在重臣的反對之下,司馬炎于265年5月被封爲晉王太子。同年8月司馬昭過世之後,司馬炎繼承晉王的爵位。同年12月,司馬炎逼迫魏元帝禅讓,即位爲帝,國號晉。晉武帝大肆分封宗室爲王並使其掌握兵權,以補曹魏由于過度壓抑宗室,導致皇帝孤立最後被權臣所篡的前車之鑒;同時于268年頒布泰始律令,並于279年命賈充、楊濟、杜預、王濬等伐吳,280年3月孫皓投降,孫吳滅亡,自從黃巾之亂以來的分裂局勢暫時獲得統壹。

  司馬炎在統壹之後,以爲天下無事,便將州郡的守衛兵加以撤除,同時實施占田法與課田法,企圖與民生息;但是司馬炎也是好色之徒,曾經于西元273年禁止全國婚姻,以便挑選宮女;滅亡孫吳之後又將孫皓後宮的五千名宮女納入後宮,于是司馬炎的後宮便有萬人規模。司馬炎爲臨幸的方便,便自己乘坐羊車在後宮內梭巡,停在哪個宮女門前便前往臨幸;而宮女爲求皇帝臨幸,便在住處前灑鹽巴、插竹葉以引誘羊車前往。而且邊境的少數民族遷入中原,引發少數民族與漢人的沖突,郭欽、江統等人相繼以徒戎論,勸晉武帝用武力將內遷的少數民族強制徒遷回原住地,但晉武帝不用。290年晉武帝死于含章殿,葬于峻陽陵。

  晉武帝本人是繼承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三代的基業而稱帝的,但本身並非英明之君,罷廢州郡武裝、大肆分封宗室與無法處理少數民族內遷問題,種下日後八王之亂與永嘉之禍的遠因。

  歇後語

  司馬炎廢魏主—————襲用老譜


擊滅東吳 統壹全國

  

  西晉成立之初,晉武帝爲了收買人心,大封功臣,許多大家族都被封爲公侯。短短幾年時間,晉武帝共封了57個王,500多個公侯。蜀漢滅亡不久,晉武帝爲了穩定巴蜀人心,又任用了壹批原在蜀漢供職的官吏爲朝官。晉武帝沒有采取“壹朝天子壹朝臣”的慣用手法,而是采取拉攏、收買人心的辦法,穩定各級官吏,以確保社會穩定地過渡。因爲晉武帝還看到,蜀漢雖亡,東吳未滅,全國還未統壹。于是他開始運籌帷幄,准備擊滅東吳,結束全國的分裂局面。

  早在三國鼎立之時,魏的勢力已超過蜀、吳,如以人口計,魏約占全國人口4/7,蜀、吳合占3/7。公元263年,魏滅蜀之後,三國鼎立變成了南北對峙,魏的力量更加強大。晉武帝代魏之後,雄心勃勃,“密有滅吳之計”,准備出兵滅吳,統壹全國。

  西晉全國正處于壹種積極的態勢之中,然而吳國卻是在走下坡路。吳主孫皓的荒淫、殘暴使吳國喪失了重整旗鼓的機會。孫皓命令大臣的女兒要先經過他的挑選,漂亮的入後宮供他壹人享受,剩下的才能談婚論嫁,這使他喪失了大臣們的支持,自毀根本,最終成了孤家寡人。對他勸谏的中書令賀邵不但沒有受到他的表揚,反而被他用燒紅的鋸條殘忍地鋸下了舌頭,其殘暴程度與商纣王沒有任何區別。孫皓殺人的方法很多,很殘忍,像挖眼、剝臉皮和砍掉雙腳等。孫皓的殘暴注定了他要滅亡。由于孫皓的殘暴使手下的將領們也對他喪失了信心,紛紛投降西晉。西晉的大臣們見吳國國力下降,政局不穩,也紛紛勸說司馬炎趁機滅掉吳國。

  但是,晉武帝受到了以太尉錄尚書事賈充爲首的保守派的反對,他們認爲:吳有長江天險,且善水戰,北人難以取勝。且近幾年來西鮮卑舉兵反晉,此時對吳作戰,並“非其時”。而羊祜、張華、杜預等人則認爲:吳帝孫皓腐化透頂,他不但對廣大人民殘酷剝削、鎮壓,而且在統治集團內部也排除異己,用刑殘酷。孫吳目前是“上下離心”,如此刻出兵,“可不戰而勝”。如果錯過機會,“吳人更立令主”,勵精圖治,再去滅吳就相當不容易了。

  兩派意見,針鋒相對。這樣,壹個極其嚴重的問題就擺在了晉武帝面前:是否出兵滅吳,統壹全國?晉武帝意識到,自秦漢以來,統壹已成爲人類曆史的主流,廣大平民百姓要求統壹,渴望和平。因此,晉武帝堅定地站在主戰派壹邊。

  爲了完成滅吳大業,晉武帝在戰略上做了充分准備。早在公元269年,他就派羊祜坐守軍事重鎮荊州,著手滅吳的准備工作。羊祜坐鎮荊州後,減輕賦稅,安定民心,荊州與東吳重鎮石城(今湖北鍾祥縣)相距最近,晉軍采取了“以善取勝”的策略,向吳軍大施恩惠。由于孫皓揮霍無度,部隊士兵常常領不到軍饷,連飯也吃不飽。羊祜命人向吳軍送酒送肉,瓦解吳軍。這樣,不時有吳軍前來投降,羊祜下令說:吳軍來要歡迎,走要歡送。有壹次,吳將鄧香被晉軍抓到夏口,羊祜部下堅持要殺掉,羊祜不但不殺鄧,而且還親自爲其松綁,把鄧送了回去。有時,吳軍狩獵打傷的野獸逃到了晉軍領地,晉軍也把這些野獸送到吳軍帳內。正是由于這樣的“厚”愛,東吳將領們的心已經壹步步趨向晉軍。

  晉武帝在襄陽壹邊命羊祜以仁德對吳軍施加影響,壹邊在長江上遊的益州訓練水軍,建造戰船。經過長達10年時間的充分准備,公元279年,晉軍開始向東吳展開大規模的進攻。爲了迅速奪取勝利,晉軍分5路沿長江北岸,向吳軍齊頭並發。第6路晉軍由巴東、益州出發,沿江東下,直搗吳軍都城建業。20萬晉軍直撲東吳。東吳守軍,在巫峽釘下了無數個鋒利無比的、長十余丈的鐵錐,在江面狹窄處用粗大的鐵鏈封鎖江面。晉軍先用大竹排放入長江,晉軍在船上載了無數根數丈長的用麻油澆灌的火點燃火炬,熊熊烈火能夠把鐵鏈燒斷。就這樣,東吳長江的防守設施被壹個個排除了。

  在第6路晉軍進攻東吳時,爲了分散、吸引守衛建業的吳軍兵力,安東將軍王渾率壹路晉軍,由北向南,直取建業。孫皓忙命丞相張悌統率主力渡江北上,迎擊王渾,結果沿江東下的晉軍乘機攻占了建業。

  由于晉武帝准備充分,時機恰當,戰略正確,前後僅用了四個多月,便奪取了滅吳戰爭的全部勝利。從此,東吳的全部郡、州、縣,正式並入晉國版圖。

  公元280年,三國鼎立的局面完全結束了。晉武帝司馬炎終于統壹了全國,結束了長達近百年的分裂局面。

  

發展經濟 太康繁榮

  

  全國統壹後,西晉政治上趨于安定,但由于多年戰爭的創傷,老百姓生活依然很艱苦。特別是皇室和權貴們無限制地霸占土地,更加重了農民的苦難。據說,長安東南的藍田縣,有壹個很不起眼的“雜牌將軍”龐宗,就占良田幾百頃,其他達官貴人就更不必說了。農民沒有土地,豪門世族利用占據的田地肆意盤剝農民。西晉初年,晉武帝把解決土地問題作爲發展經濟的重要內容之壹。爲此,他制定了“戶調式”的經濟制度。

  戶調式共有三項內容,即占田制、戶調制和品官占田蔭客制。

  占田制是把占田制和賦稅制結合在壹起的壹條法令。晉武帝時,對人口年齡進行了分組:男女年1660爲正丁;1513,6165爲次丁;12以下爲小,66以上爲老。占田制規定:丁男壹人占田70畝,丁女占田30畝。同時又規定:每個丁男要繳給國家50畝稅,計四斛;丁女繳20畝稅;次丁男繳25畝稅,次丁女免稅。

  這壹規定,使得每個農民都可以合法地去占有應得的田地。不少豪門世家的佃戶,也都紛紛脫離主人,去領取屬于自己的壹份土地。占田制發布以後,不少農民開墾了大片荒地,這對農業經濟的好轉起到壹定的作用。

  戶調制即征收戶稅的制度。戶調不分貧富,以戶爲單位征收租稅。這壹制度規定:“丁男之戶,歲輸絹三匹,綿三斤;女及次丁男爲戶者半輸。”對邊郡及少數民族地區的戶調也作了具體的規定:邊郡與內地同等之戶,近的納稅額的三分之二,遠的納三分之壹。少數民族,近的納布壹匹,遠的納布壹丈。

  品官占田蔭客制是壹種保障貴族、官僚們經濟特權的制度,同時也有爲貴族、官僚們占田和奴役人口的數量立壹個“限制”的用意,以制止土地無限制地兼並和隱瞞戶口的情況出現。此制度規定:“其官品第壹至第九,各以貴賤占田。第壹品占五十頃,第二品四十五頃,第三品四十頃……每低壹品,少五頃。”對于庇蔭戶,“品第六以上得衣食客三人,第七第八品二人,第九品壹人。”“其應有佃客者,官品第壹第二者佃客無過十五戶,第三品十戶,第四品七戶,第五品五戶,第六品三戶,第七品二戶,第八品第九品壹戶。”庇蔭戶的佃客,爲私家人口,歸主人役使,不再負擔國家徭役。

  實行戶調制的诏書發布之後,遭到了豪門世族的抵制。他們或是隱田不報,或是反對農民占有耕地。

  盡管晉武帝的戶調式遭到了種種阻礙,但這壹制度從壹定程度上,用行政的手段將大量的流動、閑散人口安置到土地從事生産,這對于穩定社會秩序,促進社會經濟的恢複與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

  晉武帝很注意開墾荒地,興修水利。如在汲郡開荒五千多頃,郡內的糧食很快富裕起來,又修整舊陂渠和新開陂渠,對于灌溉和運輸都起到了很重大作用。

  晉武帝在強調發展生産的同時,反對奢侈,厲行節儉。有壹次,太醫院的醫官程據獻給晉武帝司馬炎壹件色彩奪目、滿飾野稚頭毛的“稚頭裘”,這是壹件極爲罕見的華貴服飾。晉武帝把這件“稚頭裘”帶到朝堂,讓滿朝文武官員欣賞,朝臣見了這件稀世珍寶,個個驚歎不已。不料,晉武帝卻壹把火把這件“稚頭裘”燒成了灰燼。他認爲,這種奇裝異服觸犯了他不准奢侈浪費的禁令,因此要當衆焚毀。他還下诏說,今後誰如敢再違犯這個規定,必須判罪。

  由于數十年的戰亂,中原地區經濟遭到極爲慘重的破壞,人口也大減。晉武帝的故鄉河內郡溫縣,人口也只有原來的幾十分之壹。爲此,晉武帝決定采取壹些措施增加中原地區的人口。他下令,17歲的女孩壹定要出嫁,否則由官府代找婆家。滅蜀之後,招募蜀人到中原,應召者由國家供給口糧兩年,免除徭役20年。滅吳後,又規定吳國將吏北來者,免徭役10年,百工和百姓免徭役20年。

  公元268年,晉武帝還設立了“常平倉”,豐年按適當價格抛售布帛,收購糧食;荒年則按適當價格出售糧食,穩定糧價,維持人民的正常生活。晉武帝壹再責令郡縣官吏,要“省徭務本”,打擊投機倒把、囤積居奇。

  由于晉武帝采取了這樣壹系列有力的經濟措施,使農業生産逐年上升,國家賦稅收入逐年充裕,人口逐年增加,僅平吳之後不到三年時間,全國人口就增加了130多萬戶,出現了“太康繁榮”的景象。



晉惠帝司馬衷(290-306)

  晉惠帝司馬衷(259年出生,306年逝世于長安),字正度,是晉武帝司馬炎的次子,西晉的第二位皇帝,他的統治時間是從290年到306年。在他的統治期間發生了八王之亂,西晉走向滅亡。

能力

  晉惠帝于267年被立爲太子,他的母親是晉武帝的皇後楊氏。作爲次子他被立爲太子是因爲他的哥哥司馬軌很早就死了,也有說是晉武帝爲了將來傳位給他寵愛的聰明孫子司馬遹。在曆史文獻中晉惠帝壹般被描寫爲“白癡”或“甚愚”。這個說法可能主要基于以下兩個原因:

  首先晉惠帝顯然無法解決他統治時期的政治困難,造成了八王之亂,他本人成爲他人的傀儡,最後被東海王司馬越毒死。其次在《晉書》中司馬炎顯然也多次對晉惠帝的能力表示懷疑。惠帝被立爲太子後武帝多次對他的能力進行考驗。惠帝從9歲被立爲太子,到32歲登基,20多年的時間裏受到武帝的嚴格觀察和考驗,而武帝親身經曆了曹魏的興衰,當然對他的繼承人的能力和成長非常關心,但惠帝都經受了這些考驗。

  不過,有研究認爲,惠帝即使無法對付當時的政局,但從今天的醫學概念來說他不能算作是壹個白癡。 雖然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晉書·惠帝》中對惠帝時期的大事雖然有很多報道,但對惠帝本人的言行、作爲和決定卻所言甚少。

大事記

  272年惠帝奉武帝命娶賈充的女兒賈南風爲太子妃。

  290年武帝去世,惠帝登基,立繼母楊氏(他母親的堂妹)爲皇太後,妻子賈氏爲皇後,司馬遹爲太子。惠帝當政後非常信任他的皇後。因此賈氏專權,甚至假造惠帝的诏書。291年迫害皇太後,廢其太後位,後又殺大臣如太宰司馬亮。291年賈皇後又殺皇太後。

  294年和296年匈奴和其他少數民族反叛,氐人齊萬年稱帝,壹直到299年這次反叛才被消滅。

  同年賈後開始迫害太子遹,首先廢他的太子地位。次年殺太子。這個舉動成爲許多反對賈後專政的皇族開始行動的起點。趙王司馬倫假造诏書廢殺賈後,殺大臣如司空張華等,自領相國位,這是八王之亂的開始。恢複原太子的地位,立故太子之子司馬臧爲皇太孫。300年八月淮南王司馬允舉兵討伐司馬倫,兵敗被殺。同年十二月,益州刺史趙廞協同從中原逃到四川的流民在成都造反。

  301年司馬倫篡位,自立爲皇帝,惠帝被改爲太上皇,太子司馬臧被殺。三月,齊王司馬冏起兵反司馬倫,受到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颙、常山王司馬乂等的支持。司馬倫兵敗。淮陵王司馬漼殺司馬倫的黨羽,驅逐司馬倫,引惠帝複位。司馬倫被殺。五月,立襄陽王司馬尚爲皇太孫,並以羊獻容爲皇後。六月,東萊王司馬蕤謀推翻司馬冏的專權,事漏被廢。十二月,李特開始在四川反晉,這是成漢的起點。

  302年初皇太孫司馬尚夭折,司馬覃被立爲太子。五月,李特在四川擊敗了司馬颙派去討伐他的軍隊,殺廣漢太守張微,自立爲大將軍。十二月,司馬穎、司馬颙、新野王司馬歆和範陽王司馬虓在洛陽聚會反司馬冏的專政。司馬乂乘機殺司馬冏,成爲朝內的權臣。

  303年三月李特在攻成都時被殺,但四月他的兒子李雄就占領了成都,到年末,李雄幾乎占領了整個四川盆地。五月張昌、丘沈反,建國漢,殺司馬歆。八月,司馬穎和司馬颙討伐司馬乂。十月,司馬颙的軍隊攻入長安,在此後的洗劫中上萬人死亡。此後兩軍在長安城外對陣,連十三歲的少年都被征軍,同時兩軍都征募匈奴等的軍隊。最後司馬乂兵敗被殺。司馬颙成爲晉朝舉足輕重的人物。

  304年初惠帝感到受到司馬颙的威脅越來越大,因此下密诏給劉沈和皇甫重攻司馬颙,但沒有成功。司馬颙的軍隊在洛陽大肆搶劫。二月廢皇後羊氏,廢皇太子司馬覃,立司馬穎爲皇太弟。司馬穎和司馬颙專政。但六月京城又發生政變,司馬穎被逐,羊氏複位爲皇後,司馬覃複位爲太子。七月,惠帝率軍討伐司馬穎,在蕩陰被司馬穎的軍隊戰敗,惠帝面部中傷,身中三箭,被司馬穎俘虜。羊氏和司馬覃再次被廢。八月,司馬穎被安北將軍王浚戰敗,他挾持惠帝逃亡到洛陽。壹路上只有粗米爲飯。十壹月,惠帝又被司馬颙的將軍張方劫持到長安,張方的軍隊搶劫皇宮,將皇宮內的寶藏洗劫壹空。到年末司馬颙再次在長安壹攬大權,司馬越成爲太傅。同年李雄在成都稱成都王,成漢建國,劉曜自稱漢王,建立前趙。305年司馬颙和張方的軍隊、司馬穎的軍隊、司馬越的軍隊和範陽王司馬虓的軍隊在中原混戰,基本上中央政府已經不存在,中國邊緣的地區紛紛獨立。到305年末,司馬越戰勝,司馬颙殺張方向司馬越請和,但無效。

  306年司馬越手下的鮮卑軍隊攻入長安,大肆搶劫,二萬多人被殺。九月,司馬穎被俘,後被殺。十壹月庚午,惠帝于長安顯陽殿去世,可能是被司馬越毒死的。惠帝死後葬太陽陵。

特殊紀錄

  雖然不能完全肯定晉惠帝是中國曆史上最癡愚的帝王,但因爲他在位期間全國先後經曆了八王之亂和五胡亂華等重大事件的影響,連帶使他在中國曆史上非自願地創造了壹些紀錄:

1.最多皇太弟(2個),司馬穎、司馬熾

2.最多皇太孫(2個),司馬臧、司馬尚

3.最多皇儲(?,以上太弟、太孫加上太子,待另考)

4.被自己的長輩尊爲太上皇(司馬倫爲惠帝的叔祖父)

5.成爲最多人的傀儡(?,待另考)

6.其第二任皇後羊獻容曾任2個不同政權君主的皇後,除晉惠帝外,後來又爲前趙帝劉曜之後



晉懷帝司馬熾(307-313)

  晉懷帝司馬熾(284年—313年),字豐度,西晉的第三代皇帝,字豐度,爲司馬炎的第二十五子。

生平

  晉武帝太熙元年(290年)司馬熾被封爲豫章王,四月,司馬炎病死。太子司馬衷即位,是爲晉惠帝,在晉惠帝在位期間爆發的八王之亂中,司馬熾並未加入亂事,並且行事低調,不太熱衷于交結賓客,愛好鑽研史籍。司馬熾本人並無雄才大略,最初擔任散騎常侍, 永康二年(301年)趙王司馬倫廢晉惠帝時,司馬熾的散騎常侍也被罷黜,同年四月晉惠帝複位後,改元永甯元年,熾任射聲校尉。永甯三年(304年)出任鎮北大將軍,同年被立爲皇太弟。但是立司馬熾爲皇太弟,是由于成都王司馬穎和河間王司馬颙對立之下的結果,其實司馬熾本人並沒有權力的野心。

  光熙元年(306年)東海王司馬越毒死惠帝,司馬熾即位,改元永嘉,司馬越爲太傅輔政,政局爲司馬越把持。在此期間,匈奴等少數民族也開始建立獨立的政權,其中劉淵已經自稱漢帝,但是晉朝內部的權力鬥爭也日漸嚴重。永嘉五年(311年)正月,晉懷帝密诏荀晞討司馬越,三月發布诏書討伐,司馬越于同月病死,衆共推王衍爲元帥。四月王衍遣軍隊在護送司馬越靈柩回到東海封國時,與鎮東大將軍石勒的二萬軍隊于苦縣(河南鹿邑)甯平城(河南省鄲城縣東甯平鄉)作戰,石勒縱騎圍而射之,將士十余萬人相踐如山,全被殲滅,石勒焚燒司馬越的靈樞。王衍被擒時,勸石勒建國稱帝,以求苟活,但仍被石勒活埋,臨死歎息:“向若不祖尚浮虛,戮力以匡天下,猶可不至今日﹗”西晉最後壹支主要兵力被消滅,已無可戰之兵。

被俘

  311年六月劉淵之子劉聰的軍隊攻入洛陽,晉懷帝在逃往長安途中被俘,太子司馬诠被殺,史稱永嘉之禍。晉懷帝被送往平陽,劉聰告訴他:“卿爲豫章王時,朕嘗與王武子(濟)相造,武子示朕于卿,卿言聞其名久矣……。”後封爲會稽公,並被囚禁。313年壹月,晉懷帝在正月的朝會上被命令爲斟酒的仆人,有晉朝舊臣號哭,令劉聰反感,不久用毒酒毒殺之,享年30歲,葬處不明。



晉愍帝司馬邺(313-317)

  愍帝,名司馬邺(公元270-316年),字彥旗,武帝孫,司馬晏子。在位4年,被劉漢政權的劉曜軍俘虜,後爲劉漢主劉聰所殺,終年48歲,葬處不明。

  晉愍帝司馬邺,吳王司馬晏子,初爲秦王,駐守長安。公元311年,懷帝被劉漢軍虜走後,群臣擁立他爲太子。公元313年1月懷帝被毒死的消息傳來。尚書、左仆射鞠允,衛將軍索琳、梁芬等人,于4月在長安扶立他爲帝。改年號爲“建興”。但這時的皇室、世族已紛紛遷至江南,西晉王朝已經名存實亡。

  公元316年8月,劉曜率軍圍攻長安。11月,城內糧盡,無法拒守。愍帝只得赤露肩背,口含玉壁,乘坐羊車,出城往劉漢軍營求降,群臣圍住羊車號哭,有的爬上車拉住他手臂,不讓他出城。愍帝悲不自勝,又無可奈何,只好推開臣下,驅車出城投降,劉漢軍將他押到平陽,廢封爲光祿大夫。

  西晉至此宣告滅亡。

  劉聰曾對愍帝百般羞辱,出獵時,命令他全身披挂,手執長戟,作爲前導。晉朝的百姓見了,圍觀痛哭。公元316年12月,劉聰在光極殿會宴群臣,也象對待懷帝那樣,命令愍帝穿上青衣,替大家斟酒、洗懷,甚至在自己小便時,命令愍帝替他揭開便桶蓋。陪伴愍帝同來長安的晉朝尚書郎辛賓見皇上如此受辱,失聲大哭。事後,劉聰擔心如留著愍帝,晉人複國之心不滅,就在同月派人殺死了愍帝。

關于“中國曆史/西晉王朝帝系”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