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曆史/前17世紀-前11世紀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商朝

  商代是繼夏朝之後,中國曆史上第二個世襲制王朝時代。自太乙(湯)至帝辛(纣),共十七世、三十壹王,前後經曆了將近六百年。

  商湯立國後,汲取夏代滅亡的深刻教訓,廢除了夏桀時殘酷壓迫人民的暴政,采用了“寬以治民”的政策,使商王國內部的矛盾比較緩和,政治局面趨于穩定,國力也日益強盛起來。他對四周的許多國家進行了征伐,取得了壹系列勝利。所以《孟子·滕文公下》]記有:湯“十壹征而無敵于天下”。《詩·商頌·殷武》也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的記載,反映了商王朝在湯的統治下,已經成爲強盛的國家。

  商湯和左相以後,在處理政務、穩定政局、發展生産等方面,作出了不小的貢獻。仲虺死後,伊尹在政壇上的作用尤其突出,成了商湯時期重要的輔佐,政壇的壹位元老。

  商湯死後,因其子太丁早死,由太丁之弟外丙繼位;外丙死後,其弟中壬繼位;中壬死後,又以太丁之子太甲繼位,太甲乃商湯之長孫。據《史記·殷本紀》記載:“帝太甲即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湯法,亂德,于是伊尹放之于桐宮。”太甲居桐宮三年,悔過自責,伊尹迎回太甲而授之政。以後,太甲修德遵法,諸侯歸服,百姓的生活比較安甯。這個故事,反映了伊尹爲貫徹商湯的治國方略、使商王朝長治久安作出了不懈努力。這個故事流傳久遠,伊尹也獲得了“大仁”、“大義”的美名。

商都城的變更

  不過,統治階級貪婪本性,決定了王室內部爲權力和利益鬥爭的局面不可避免。《史記·殷本紀》中記載;“自中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于是諸侯莫朝”。從仲丁算起,經九世正好到盤庚時期,說明這壹期間商王室內部爲爭奪王位,內亂不止,致使外患不斷。這期間,商王朝曾多次遷都。

  據文獻記載,商代曾五次遷都。《竹書紀年》記載,商王仲丁“自亳遷于囂”、河甲“自囂遷于相”、祖乙“居庇”、南庚“自庇遷于奄”、盤庚“自奄遷于北蒙,曰殷”。不過考古學家至今只發現了偃師二裏頭、鄭州商城、偃師商城和安陽殷墟四個都邑遺址。這四個遺址的面積都很大,均在三、四百萬平方米以上。考古學家已在這四個遺址中發現了大型宮殿基址、墓葬及作坊等重要的遺存,如二裏頭遺址中部發現的壹號宮殿,面積達壹萬平方米。在洛陽偃師和鄭州發現了規模很大的城垣。安陽殷墟還發現了規模宏大的王陵區祭祀場。從這些發現與文獻記載可以知道,商代已經建立起比較完備的國家機構,有各種職官、常備的武裝(左中右三師),有典章制度、刑法法規等等。但上述這幾個都城,它們與文獻中記載的名字是甚麽關系,學術界還有不同看法,只有安陽殷墟是盤庚以後諸王世的都城、看法比較壹致。

  對商代曆史上多次遷都的原因,史學家們有不同的看法。但從《尚書·盤庚篇》中看到,遷都與內部的政治鬥爭有壹定關系。如盤庚雖然聲稱“視民利用遷”(爲人民的利益而決定遷都),但對那些不聽命令的人,他發出了“我乃劓殄滅之,無遺育,無俾易種于茲新邑”(我要將他們斬盡殺絕,不讓孽種留在新邑)的威脅,反映了內部爭鬥的激烈。盤庚遷殷以後,王室內部的矛盾得到緩解,促進了社會經濟的發展。盤庚被稱爲「中興」之主,並爲武丁盛世的到來,打下了基礎。

  武丁是盤庚之弟小乙之子,即盤庚之侄。他年幼時,小乙曾讓他到民間生活了壹段時間,深知民衆生活的艱難困苦。他即位以後,兢兢業業、不敢荒甯,勵精圖治,決意振興大業。他四出征伐,對鬼方、土方、羌方、人方、虎方等方國進行征討,戰爭的規模不小,往往動用數千兵力,最大的壹次發兵壹萬三千人。在這些征戰中,商王征服了許多小國,擴大了領土,也捉獲了大量俘虜。武丁時期的文化遺存相當豐富,宮殿、墓葬、作坊等遺存都有發現。代表當時社會生産力發展水平的青銅業,有了突破性進展,如銅、鉛、錫三元合金出現了;分鑄技術已被廣泛運用;青銅器生産數量大增,還出現了司母戊大方鼎、偶方彜、三聯這樣的重器。武丁之世在青銅業方面取得的成就,表明中國青銅時代進入繁榮時期。此外,在紡織、醫學、交通、天文等方面,也都取得不小成就。武丁開創的盛世局面,爲商代晚期社會生産的發展乃至西周文明的繁盛,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祭天祀祖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曆史,在史前時期的考古中曾壹再發現這類遺存。隨著農業的出現,人們爲祈求風調雨順的好年景而産生對天崇拜。它是自然崇拜中的壹種。祖先崇拜又叫靈魂崇拜。它源自對先人懷念,把夢中的情景理解爲先人的靈魂作祟而産生。人們祭祀祖先,爲的是求得先人的保佑。夏代開始的家天下局面,使原始宗教的內容發生很大變化。由于帝王是世上最高的統治者,爲了維護他的統治,就把祖先崇拜與自然崇拜結合起來,創造了天或上帝這樣的至上神。從文獻中可以知道商代有“天”這個神,1899年因壹個偶然的機會發現的商代甲骨文,把演埋了三千余年的古老文字重新呈現在世人的面前並讓人們識讀。甲骨文的發現,使商代的存在無可爭議,並使商代曆史成爲信史。安陽殷墟出土的十五萬片甲骨蔔辭,記錄了商代社會中發生的許多事情。經過幾代人的整理和研究,揭示了它所包藏的豐富內容,爲研究商代曆史開拓了重要的途徑。甲骨文中則有“帝”或“上帝”。所以商湯伐夏桀時說,“有夏多罪,天命殛之”、“夏氏有罪,子畏上帝,不敢不正”,打出“天命”的旗號,鼓動軍士和同盟者去執行上帝的意志,奮勇討伐。但天上的上帝與地上的下帝(商王)是相對的。爲了執行上帝的意志,下帝通過巫與上帝溝通。商王在祭祀祖先時,用五種祀典,對上甲以後的祖先輪番地、周而複始地進行。安陽殷墟王陵區的祭祀場中發現了上千個祭祀坑,武丁時壹次使用人牲達數百人。這種情況反映了商王對祖先崇拜的重視,因爲上帝既是至上神,又是宗祖神。

  武丁死後,他開創的太平盛世,沒能長久延續下去。祖庚、祖甲以後諸王,特別是帝乙帝辛時期,國內矛盾十分尖銳,四方諸侯也起來反叛。面對這種情況,商王帝辛(纣)不思改變,不聽忠谏,壹味追求驕奢淫逸的生活,進壹步激化了國內矛盾。同時,他窮兵黩武,調集大軍征伐東夷,加重了民衆的負擔,也使國內兵力空虛。周武王的大軍打到商郊牧野,商纣王才組織力量,倉促應戰。結果,商王的軍隊毫無鬥志,“前徒倒戈”,爲武王的軍隊開道。帝辛看到大勢已去,逃到鹿台,拿出珠玉寶貨自焚而死。商王朝就此滅亡。

奴隸制的發展時期—商朝

1、商族的興起

  傳說商族是高辛氏的後裔,居黃河下遊,有著悠久的曆史。 舜時,商族出了壹位傑出的軍事首領——契。後來商人把他稱作“玄王”,作爲始祖,並編出了“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的頌歌來贊美他(《詩經·商頌·玄鳥》)。太康失國時,契的孫子相土開始向東方發展,《詩經》上說:“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到夏朝中期,契六世孫冥 “勤其官而水死”(《國語·魯語上》),商人“郊”祀之。冥子王亥“作服牛”,向河北發展。到契第十四代孫湯時,商已成爲東方壹個比較強大的方國。《國語·周語下》說:“雲王勤商,十有四世而興”。

2、商朝建立與發展

  湯即天乙,甲骨文稱大乙,後世習慣上稱之爲成湯,是壹位很有修養的商族首領,相傳曾被囚于水牢。他在當選爲首領後,看到夏王朝日益腐朽,夏的暴政已引起衆叛親離,便著手建立新的王朝。首先,以德立威,厲兵秣馬,使臨近部落紛紛歸附。其次,翦除夏王朝方國葛(今河南甯陵縣北)、韋(河南滑縣東)、顧(山東鄄城東北)、昆吾(河南淮陽南), “十壹征而無敵于天下”。最後,向夏王朝首都發起進攻。雙方戰于鳴條(河南封丘東),夏師敗績。滅夏後,湯回師亳邑,大會諸侯,正式建立了商王朝,定都于亳。

3、盤庚遷殷

  商自湯至纣,曆十七世、三十壹王,約六百年,以盤庚遷殷爲界,可分爲二個階段:第壹階段:湯在位期間,能夠勵精圖冶,履行“天子”職責。據說商初七年大旱,湯以身爲犧牲,祈求上帝說:“余壹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壹人。無以壹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呂氏春秋·順民》)。當時商的勢力很大,《詩經》上說:“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詩經·商頌》)。湯死後,其孫太甲即位,雖然荒淫,但有賢臣伊尹輔佐,尚不致大亂。後來多次發生王位爭奪事件,王都屢遷,政局不穩,“比九世亂,于是諸侯莫朝”(《史記·殷本紀》)。第二階段:從盤庚開始。盤庚是商朝的第十代第二十王。鑒于當時嚴峻的政治形勢,決定把都城自奄遷至殷(河南安陽西北)。殷“左孟門而右漳滏,前帶河,後被山”(《戰國策·魏策壹》),是所謂“天下之中”。此後273年都城不再遷徒。盤庚行湯之政“百姓由甯,殷道複興,諸侯來朝”(《史記·殷本紀》)。盤庚三傳至武丁,商王朝達到極盛。疆域北到遼甯,南到湖北,西到陝西,東到海濱。商朝後期,政治腐敗,至纣統治時,走上衰亡的道路。民國初年經董作賓先生的研究整理,將收集到的甲骨文分爲五期:盤庚武丁時代、祖庚祖甲時代、禀辛康丁時代、武乙文丁時代、帝乙帝辛時代。

政治制度

  商王朝的職官有中朝任職的內服官和被封于王畿以外的外服官之別。內服官中又分外廷政務官和內廷事務官。最高的政務官,是協助商王決策的“相”,又稱“阿”、“保”、“尹”。王朝高級官吏統稱卿士。三公,則是因人而設的壹種尊貴職稱、並不常設。另外有:掌占蔔、祭祀、記載的史,掌占蔔的蔔、掌祈禱鬼神的祝,掌記載和保管典籍的作冊(又稱守藏史、內史),武官之長的師長,樂工之長的太師、少師。內廷事務官是專爲王室服務的官員,主要是總管的宰和親信的臣。臣管理王室各項具體事務,有百工之長的司工,掌糧食收藏的啬,掌畜牧的牧正,掌狩獵的獸正,掌酒的酒正,掌王車的車正,爲商王禦車的服(又稱仆、禦),侍衛武官亞,衛士亞旅,掌教育貴族子弟的國老,掌外地籍田的畋老。外服官主要有方國首領的侯、伯,有爲王朝服役的男、有守衛邊境的衛。

  商代在實行貢納制度的同時,還有勞役租“助”,就是要求農人助耕公田(籍田),收獲皆爲統治者所得,其比例約占農人收獲的十分之壹。殷纣王加征賦稅,用以充實鹿台和巨橋。

  商朝的政治理念是神權觀念籠罩下的政治思想,商代統治者「尚鬼」、「尊神」。所奉行的最高政治原則,就是依據上帝鬼神的意志治理國家。

經濟文化

  商人從壹開始就是壹農業爲主的民族,商湯曾派毫人幫助葛人種地。甲骨蔔辭中多次見到“其受年”(能獲得豐收嗎)的問語,反映商朝統治者對農業的重視。在畜牧業在商代出土的除了有六畜的遺骸外,還有象骨,說明當時北方還有訓象。並且掌握了豬的閹割技術,開始了人工養淡水魚。手工業全部由官府管理,分工細,規模巨,産量大,種類多,工藝水平高,尤以青銅器的鑄造技術發展到高峰。成爲商代文明的象征。而且商朝人已經發明了原始的瓷器,潔白細膩的白陶頗具水平,造型逼真,刻工精細的玉石器表現了商代玉工的高超技藝。絲織物有平紋的纨,絞紗組織的紗羅,千紋绉紗的縠,已經掌握了提花技術。

  商代農業和手工業的進步促進了商品交換的發展,出現了許多牽著牛車和乘船從事長途販運的商賈。到商代後期,都邑裏出現了專門從事各種交易的商販,呂尚就曾在朝歌以宰牛爲業,又曾在孟津賣飯。

  自商代起,中國音樂進入了信史時代。民間的音樂和宮廷的音樂,都有長足的進步。由于農、牧ˋ手工業的發展,青銅冶鑄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從而使樂器的制作水平飛躍,大量精美豪華的樂器出現了。樂舞是宮廷音樂的主要形式。可考證的有《桑林》、《大護》,相傳爲商湯的樂舞,爲大臣伊尹所作。從事音樂專業工作的,主要有“巫”、音樂奴隸和“瞽”三種人。有關商朝的民間音樂的材料很少,《周易·歸妹上六》和《易·屯六二》就是商代的民歌。

  商代甲骨文兼有象形、會意、形聲、假借、指事等多種造字方法,已經是成熟的文字。在出土的甲骨蔔辭中,總共發現有四千六百七十二字,學者認識的已有壹千零七十二字。甲骨文因刻寫材料堅硬,故字體爲方形。而同時的金文,因系鑄造,故字體爲圓形。

科學發展

  天文:商代日曆已經有大小月之分,規定三百六十六天爲壹個周期,並用年終置閨來調整朔望月和回歸年的長度。商代甲骨文中有多次日食、月食和新星的記錄。

  數學:商代甲骨文中有大至三萬的數字,明確的十進制,奇數、偶數和倍數的概念,有了初步的計算能力。

  光學知識在很早就得到應用,商代出土的微凸面鏡,能在較小的鏡面上照出整個人面。

關于“中國曆史/前17世紀-前11世紀”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