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曆史/前11世紀-前771年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西周

  西周(約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771年)中國曆史上繼商朝之後的朝代,建都于宗周(今陝西省西安市西部),由于周朝後來將都城東遷,所以稱這壹時期的周朝爲西周。

綜述

  西周從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滅商朝起至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申侯和犬戎所殺爲止,共經曆11代12王,大約曆經275年。公元前770年,申侯和其它壹些諸侯立周平王(宜臼)爲國王,平王將京都從宗周遷至洛邑(今河南省洛陽市),曆史上稱東遷以後的周王朝爲東周。

  周族有著悠久的曆史,長期在陝甘壹帶活動,後以岐山之南的周原爲主要的根據地。至公元前11世紀初,周族的力量日益強大。它壹面征伐附近小國,擴充實力;壹面把它的都邑從周原遷到今天長安縣沣水西岸,建成豐京。它不斷向東進逼的勢態,加劇了與商朝的矛盾。商王帝辛壹度將西伯昌(文王)囚于裏。周臣用美女、珍寶進獻商王,帝辛才放了西伯昌。西伯昌回到國內後,進壹步加緊了伐商的准備。此時,商王朝政治腐敗,內外矛盾空前尖銳。文王認爲伐商條件已成熟,臨終前囑太子發(武王)積極准備伐商。武王即位以後,趁商朝主力征戰在外之際,出兵車300乘、士卒4.5萬人、虎贲(沖鋒兵)3000人,浩浩蕩蕩地向東進發。庸、蜀、羌、鬃、微、盧、彭、濮等許多小國也率兵會合。周武王在牧野誓師,曆數商纣之罪。商纣王臨時組織奴隸17萬與周軍對陣,但軍士們無心戰鬥,陣前倒戈,引導周軍攻纣。商纣王倉惶逃遁,在鹿台自焚而死,商朝遂亡。從此,中國曆史進入了周王朝時代。

  武王克商以後,基本上控制了商朝原來的統治地區,又征服了四周的許多小國。但如何牢固控制東方的大片領土,成了武王面臨的壹個嚴重問題。于是,他采用「分封親戚、以藩屏周」的政策,把他的同姓宗親和功臣謀士分封各地,建立諸侯國。壹個個諸侯國成爲對壹方土地進行統治的據點,它們對周王室也起到拱衛的作用。武王把商纣之子武庚(祿父)封于商都,借以控制商人;封其弟管叔、蔡叔、霍叔爲侯,監督武庚;又將周公封于魯、姜尚封于齊、召公封于燕。周武王死後,其子繼位。因成王年幼,由周公攝政。管叔、蔡叔對周公不滿,散布流言,說周公意在謀取王位。不久,武庚與管、蔡串通壹起,並聯合東方的徐、奄、薄姑等國發動叛亂。周公調大軍東征,用了三年時間,終于平定了武庚與管、蔡之亂,殺了武庚和管叔,流放了蔡叔。東征取得全面勝利,使周王朝的統治得到鞏固。

  武王滅商之後,回到鎬京,深感鎬京與新征服地區相距太遠。他意在夏人活動中心的伊洛河地區建立新的都邑。他的這壹想法尚未實現,突然病逝。從寶雞出土的何尊銘文中看到,成王即位後,繼承了武王之遺志,決定在洛陽附近建壹新邑,「宅茲中國」。從這裏對新征服地區進行統治,可大大縮短距離。爲此,成王曾派召公去洛陽附近「相宅」。不久,洛邑(成周)與武王所建的鎬京(宗周)壹起,成爲西周時期政治、軍事、文化的中心。爲徹底鏟除殷遺民的複國夢想,成王時還將殷頑民遷至成周。

  由于周公旦在宗周攝政,魯侯之爵由他的長子伯禽就封。魯的地望在今天的山東曲阜,已發現魯城遺址;姜尚所封的齊國,在今山東臨淄;召公所封的燕國在今北京房山,也已發現城址和燕侯墓地;武庚叛亂被平息後,該地封給武王之弟康叔,爲衛侯,已在河南浚縣發現衛國遺址;纣的庶兄微子啓未參預武庚叛亂,他作爲商族的後裔被封爲宋侯,其地在今河南商丘;在衛國的西邊,還有個晉國,成王攻滅唐國後,以其地封給他的兄弟唐叔虞,在今山西翼城與曲沃交界處已發現其遺址。這些諸侯國的封地往往形成犄角之勢,互有聯系、互相制約,因而在早期階段對政治局面的穩定確曾起到壹定的作用。文獻中所說「成康之際,四十年刑錯不用」,正說明成王平定武庚叛亂後,周王朝出現了壹段安定的局面。

  周人在經過壹系列戰爭之後,控制的地域南到巴、濮、鄧、楚;北到肅慎、燕、亳;東邊到達濱海;西邊直抵甘、青。其範圍比商朝的地域還大。周王建立了比較完備的國家機器,對域內實行有效的統治。制訂的刑罰,比商代更系統。常備軍的人數比商代還多,在宗周駐有六師,在成周駐有八師。全國的土地與臣民,名義上都屬周王所有,即所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以,周王封給諸侯土地與臣民時,要舉行授土授民的儀式。所封的諸侯國,要定期朝見周王,有保衛王室的義務。他們還要向周王納貢服役(包括兵役),如果不納貢服役,就是侮慢王室,要受到懲處。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受封者常常擅自割讓或交換土地,漸漸將土地變爲私有財産。同時,隨著新開墾的土地越來越多,私田的數量也在增加。私田的出現,對以井田制爲基礎的土地公有制,起到腐蝕和沖擊的作用。

  西周時期的社會經濟比商代又有發展。大量使用奴隸生産,爲社會提供了更多的剩余勞動産品,促使各種手工行業得到發展。青銅業生産進壹步擴大,除王室控制的青銅作坊外,諸侯國也有自己的青銅作坊。青銅産品的數量更多,用途也更廣,幾乎涉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青銅業的發展,推動了其它行業的興盛。文字的使用也更廣泛,除了在甲骨上契刻文字外,在上萬件銅器上都鑄刻有銘文,記錄了當時社會生活中發生的許多事件。最多的壹件鑄有499個字,不亞于當時的壹篇文獻。農業、畜牧、紡織、冶金、建築、天文、地理等科學技術也有不少新進展。這些成就促使人們的生産、生活都有變化。考古學家在西周晚期的墓葬中發現了人工冶制的鐵器,說明至少在西周晚期,人們已經掌握了人工冶鐵技術。這壹發現,表明人在改造客觀世界的鬥爭中,又掌握了壹種有效的手段。

  到了周厲王時,國內矛盾日趨尖銳。厲王橫征暴斂,虐待百姓,還不讓國人談論國家政事。公元前841年,終于發生國人暴動。厲王逃到彘(今山西霍縣),國人推共伯和行天子事。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是中國曆史確切紀年的開始。周宣王繼位後,汲取教訓,改變政策;爲解除戎狄的威脅,還發動了對戎狄的防禦戰爭,取得了勝利。在對荊楚、淮夷的戰事中,也取得了壹些勝利,因而號稱「中興」。但是社會中各種矛盾依然存在,整個社會仍處于動蕩之中。

  曆史的發展總是不平衡的。商周時期中原已進入青銅時代的繁盛時期,周邊的壹些地區仍相對落後壹些。因此,爲財富及利益所驅動,周人與其它國族的戰爭幾乎壹直不斷。江漢流域是蠻族的根據地。昭王率大軍征伐南蠻,遭到蠻族的強烈抵抗,周朝軍隊幾乎全軍覆沒,昭王也死于漢水之中。這是西周早期遭到的壹次嚴重失敗,從此失去了對南方各國的控制能力。穆王與宣王也曾南征,均未獲得重大戰果。東方的夷族也時常侵擾周境,戰事不斷。噩侯馭方不堪周朝的奴役,「率南淮夷、東夷,廣伐南國東國」,壹直打到成周附近,震驚朝野。周王派西六師、東八師前往作戰,仍無力抵禦。後靠同姓諸侯的兵力增援,才取得了勝利。西北方的犬戎是西周時期最重要的外患。穆王時,犬戎的勢力逐漸強大,阻礙了周朝與西北各國的往來,穆王西征犬戎,「獲其五王」,並將壹批犬戎部落遷到太原,打通了周與西北各國的道路。以後,犬戎仍屢次侵犯周境。宣王之子幽王,寵愛褒似,想殺太子宜臼,立褒似之子伯服做王位繼承人。宜臼的母親是申侯的女兒。申侯勾結犬戎攻打周王,殺幽王于骊山之下,犬戎乘機掠走大量財寶。西周就此滅亡。宜臼靠諸侯的幫助,登上王位,是爲平王,翌年遷都洛邑,從此,曆史進入東周時期。

簡況

  從周朝開始,進行境內各個民族與部落不斷融合的過程,在這期間,華夏族的逐步形成,成爲現代漢民族的前身,其它還有夷、蠻、越、戎狄、肅慎、東胡等諸多少數民族。

  周文王(昌)長子伯邑考被纣所殺。文王死後,周武王(發)即位。後來,商王纣更加暴虐,商朝矛盾急劇激化。周武王率軍東征,渡孟津,與諸侯相會,聲討纣的罪行。在甲子日清晨,周軍與纣兵于牧野決戰。周軍全勝。纣被迫自焚而死,商朝亡。周朝建立。

  武王死後,周成王(誦)即位。成王年幼,武王之弟周公旦攝政。管叔、蔡叔與武庚叛周。周公奉成王命東征,平定叛亂。東都成周建成,周公還政成王,周朝進入鞏固時期。 史稱成康之治。

  周康王(钊)死後,子周昭王(瑕)繼位。昭王十六年,他親率大軍南征荊楚,直至江漢地區。南征共經3年,昭王還師渡過漢水時溺死,軍隊也遭覆滅。繼昭王而立的是其子周穆王(滿),在位長達55年。他好大喜功,仍想向四方發展。穆王好遊行,致使朝政松弛。東方的徐國率九夷侵周。穆王南征,通過聯合楚國的力量,才得以平定。

  經過昭穆時代,周朝實力削弱。這壹時期,西北地區的戎狄逐漸興盛。周懿王時,出現戎狄交侵,暴虐中國的局面,周人深爲所苦。

  到周厲王時期,連年戰亂,給民間帶來深重的疾苦。與此同時,厲王任用榮夷公爲卿士,將社會財富和資源壟斷起來。爲壓制國人的不滿,厲王命衛巫監視,有謗王者即加殺戮。結果人人自危,終于釀成國人起義。前841年,國人大規模暴動,厲王被迫出奔到彘(今山西霍縣)。朝中由召公(召穆公虎)、周公(周定公)兩大臣行政,號爲共和(壹說由諸侯共伯和攝行政事)。

  共和十四年(前828年),厲王死,太子靜即位,是爲周宣王,在位共46年。宣王勵精圖治,朝政有明顯起色。宣王晚年,周王朝重新出現了衰象。宣王幹涉魯國的君位繼承,用武力強立魯孝公,引起諸侯不睦。三十六年,征伐條戎、奔戎,慘遭敗績。三十九年,與西戎別支姜氏之戎戰于千畝(今山西介休南),慘敗。

  前781年,周幽王繼位,任用好利的虢石父執政,朝政腐敗激起國人怨恨;三年(前779年),伐六濟之戎失敗;同時天災頻仍,周朝統治內外交困。幽王廢掉正後申侯之女及太子宜臼,改以嬖寵美人褒似爲後,其子伯服(壹作伯盤)爲太子。宜臼逃奔申國,申侯聯合缯國和西方的犬戎進攻幽王。幽王與伯服均被犬戎殺死于戲(今陝西臨潼東)。前771年,西周覆亡。

  幽王死後,申侯、魯侯、許文公等共立原太子宜臼于申,虢公翰又另立王子余臣于攜(今地不詳),形成兩王並立。宜臼爲避犬戎,遷都到洛邑,是爲周平王。東周建立。余臣在平王十壹年,既晉文侯二十壹年(前760年)被晉文侯所殺。

政權

  周武王滅衆多小國建立較大的侯國,強迫奴隸制的小邦國接受周朝的封建制,周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它是按照諸侯與周王室的親疏關系而劃分的。周王爲了鞏固其統治地位,采取了“衆建諸侯、裂土爲民”的分封制。“井田制”是周朝社會生産關系的基礎,也是貴族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農業仍舊是社會經濟的主要部門。

禮制和刑罰

  周王朝有嚴格的禮制和刑罰,“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周禮以父系社會體制之下形成的宗法制爲基礎,用以調解和調節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和關系。刑罰是用來控制、鎮壓平民和奴隸的,有死刑、墨刑、流刑、鞭刑、罰金等刑罰和壹套訴訟審判制度。

商業和交通

  青銅農具使用比商代更爲廣泛,排水與引水技術掌握較好,農作物中桑麻瓜果都有栽培種植。手工業部門多,分工比商代更細,有“百工”之稱,商業有了更進壹步的發展,在“國”與“都”中,出現了更大的市場。

  西周實行井田制。每個男性主要勞動力授田百畝(相當于現在31畝多),每隔3年耕作者之間更換壹次分配的田地。當時普遍采用熟荒耕作制,使得農業生産有了很大進步。

  西周時期,商業發達,有專門從事貿易活動的商人。海貝、海蚌和占蔔用的龜甲等,往往都是從遠方貢獻和交換來的。海貝當時也作爲貨幣,以朋爲單位計算。舟船和馬車是重要的交通工具。

社會生活

  采集是當時平民的主要日常生活來源,而狩獵則是貴族的娛樂活動。

戰爭與交往

  周王朝建立以後,仍不斷用兵,常和荊楚、鬼方、嚴允、東夷、淮夷等鄰邦發生戰爭,互有勝負。與此相反,更多的則是與鄰邦的友好往來和經濟文化交流。

  

關于“中國曆史/前11世紀-前771年”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