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世界之最/世界史上絕無僅有的中國票證時代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標題】:世界史上絕無僅有的中國票證時代

【內容】:世界史上絕無僅有的中國票證時代。有人粗略統計,20世紀六七十年代,購物票證多逾百種。當時有人感歎:“除了買書店中的紅寶書不用票,買其他東西幾乎都要票了。”

     

     定人定量發票證。有了票證也不見得就能買到物品,因票證上的定額經常多於商店中貨物的存量。這時就只好看票興歎了。  當然免票供給的東西也有一些,但往往未出現在商店擺賣之前就從“後門”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捷足先登者才能買得到,這就使排長龍購物成了當時城市中一道並不靚麗的風景線。  有位朋友告訴我,他曾經碰到一件很尷尬的事:有次上街,看到一家商店門口人們在排隊,他想,有免票供應東西的機會,不要錯過,買回去再說,就跟著排起隊來。好不容易輪到他時,才看到商店門口幾個不大醒目的字:本貨只供應女同志。這時他才注意到排長龍的都是女同志,只好紅著臉走開了。  當時,我在天津工作,天津是直轄市,免票供應的東西多一些。1967年的春節將至,聽說南方有肉票也很難買到豬肉。我買了幾斤鹹豬肉和粉腸(都是免票),裝釘在一嚴密的木箱子裏,寄回老家。當家裏接到木箱打開時,粉腸已全壞掉了。從此,我每次回家,往返都是儘量多帶些南北緊缺的物品。有人說我成了“運輸工具”,我無可奈何地苦笑。有次“運輸工具”出了問題。戰友們在我探家之前,湊了些肥皂票、油票、香煙票給我。我買了這些東西和其他一些物品,裝了滿滿兩提包,高高興興地乘上南下的列車,沒想到在廣州站出站口被人一擠,提包掉地,一瓶香油破碎,把提包裏的物品都浸透了。到家時,香煙是不能抽了,衣服用開水泡,用肥皂多次洗,但幾年後穿這些衣服時,還可聞到香油味。  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弄到一張證,為相隔200多公里外的妻子買了一輛紅旗牌自行車,打算晚上乘長途汽車送去,但磨破嘴皮,車站就是不讓自行車隨車走,辦托運手續也不行,說要隨車走就要化整為零,拆散包裝好。夜已深,車將開,拆散包裝已來不及。一氣之下,我騎上自行車,沿著津保公路,披星戴月,直奔白洋澱。累了就在路旁歇一會兒,困得沒辦法推著車走一走,在路邊小店買窩窩頭和大碗茶充饑解渴。15個小時後,終於到達目的地,其勞累程度可想而知。其時是1968年,津保一帶武鬥正激烈。過後思之,仍心有餘悸。  1978年底我轉業到廣東工作。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已經召開,因十年動亂,國民經濟元氣大傷,面臨崩潰邊緣,市場供應仍很緊張,票證時代遠未結束。我到某學校作學習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輔導報告,中午在該校飯堂吃飯,該校從付給的10元課酬中,扣除2元餐費外,還要我繳4兩糧票。撥亂反正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改革的曙光已略見端倪,一些極“左”的口號,如“割資本主義的尾巴”等已被停止,一些違背經濟規律、破壞生產力發展的政策開始鬆動。我所在單位利用地處郊區的有利條件,養豬、養魚,種植甘蔗、番薯等。員工們利用節假日和早晚時間,開荒種菜、養雞。在市場蕭條、各種副食品仍需憑票供應的情況下,人們過著部分食品自給自足的生活,享受著地道的本地雞和沒有污染的蔬菜,已覺得不錯了。我家的業餘種養,除了滿足自己需求外,還經常送些給住在市里的老鄉。  鬥轉星移,短暫的票證時代早已結束,面對鋪天蓋地、五光十色的促銷廣告和琳琅滿目的商品,人們不願意也不允許歷史重演。也許,這就是保留這張已經發黃的糧票的價值。

【序號】:2960

關于“世界之最/世界之最/世界史上絕無僅有的中國票證時代”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