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泉

出自 Tw.18dao.net
前往: 導覽搜尋

國風·曹風·下泉

冽彼下泉,浸彼苞稂。忾我寤歎,念彼周京。

冽彼下泉,浸彼苞蕭。忾我寤歎,念彼京周。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忾我寤歎,念彼京師。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四國有王,郇伯勞之。


  • 下泉:地下湧出的泉水。
  • 冽(liè):寒冷。
  • 苞:叢生。稂(láng):壹種秀壹類的野草。毛傳:“稂,童粱。非溉草,得水而病也。”也有人說稂是長穗而不飽實的禾。
  • 忾:歎息。寤:醒。
  • 周京:周朝的京都,天子所居,下文“京周”、“京師”同。
  • 蕭:壹種蒿類野生植物,即艾蒿。
  • 蓍(shī):壹種用于占卦的草,蒿屬。
  • 芃(péng)芃:茂盛茁壯。毛傳:“芃芃,美貌。”
  • 膏:滋潤,潤澤。
  • 有王:鄭箋:“有王,謂朝聘于天子也。”
  • 郇(xún)伯:毛傳:“郇伯,郇侯也。”鄭箋:“郇侯,文王之子,爲州伯,有治諸侯之功。”何楷《詩經世本古義》則據齊詩之說以爲是指晉大夫荀躍。蓋郇、荀音同相通假。茲從齊詩說。勞:慰勞。


此詩寫曹國臣子感傷周王室衰微,各諸侯國以強淩弱,小國得不到保護,因而懷念周初比較安定的社會局面。全詩四章,每章四句,采用比興結合與重章疊句的手法。


寒涼的泉水在下汩汩流動,壹叢叢狗尾草浸在寒泉中。夢中醒來我連連長籲短歎,深深懷念繁華的周國京城。

寒涼的泉水在下涔涔湧流,壹叢叢艾蒿草浸在寒泉裏。睡夢中醒來我不住地歎息,深深懷念富庶的都城舊地。

寒涼的泉水在下汩汩湧動,叢叢筮草被淹沒在寒水流。壹覺醒來我總是哀聲歎氣,深深懷念昔日裏故都神遊。

那時節黍苗青青多麽繁茂!滋潤它們的自有雨順風調。四方的諸侯都來朝見天子,賢德高貴的郇伯親切慰勞。


此詩興中有比,開頭以寒泉水冷,浸淹野草起興,喻周室的內亂與衰微。而這,亦寫出了王子亡觸景生出的悲情。接著以直陳其事的賦法,慨歎緬懷周京,充溢濃郁的悲涼之感。而三章的複踏疊詠,更是把這種悲涼之感推到了壹個極點上。到了末章,卻來了壹個雨過天晴般的突然轉折,說到周王朝鼎盛之時,萬國朝拜的盛況。或者又如紅樓中,經曆過至盛的繁華之後,終落了壹片白茫茫大地真幹淨,彼時穿了大紅猩猩氈,行走于雪野中的落魄公子寶玉,大概也會想起往年家族極盛,鮮花著錦、烈火烹油之時,梨香院女孩唱的那支“原來這姹紫嫣紅開遍”的曲子。

此詩的前三章,是《詩經》中典型的重章疊句結構,各章僅第二句末字“稂”“蕭”“蓍”不同,第四句末二字“周京”“京周”“京師”不同,而這又恰好在換韻的位置,易字目的只是通過韻腳的變化使反覆的詠唱不致過于單調,而三章的意思則是完全重複的,不存在遞進、對比之類句法關系。第四章在最後忽然壹轉,這種轉折不僅在語句意義上,而且在語句結構上都顯得很突兀。因此古往今來,不乏對此特加注意的評論分析。有人大加贊賞,如清人陳繼揆牛運震;也有人極表疑惑,如宋人王柏和今人向熹。持懷疑論者有壹定道理,但除非今後在出土文物中發現錯簡之前的原有文句,否則這種懷疑本身仍將受人懷疑。何況檢《國風》壹百六十篇,就會發現雖然三章複踏疊詠的有不少,如《周南·樛木》《召南·鵲巢》《衛風·木瓜》《鄭風·缁衣》等等,但三章複踏疊詠之後再加上句式不同的壹章那樣的結構並非壹無所見(如《邶風·燕燕》即是)。語句部分重複在《國風》、《雅頌》中也可以找出壹些(如“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就見于《鄘風·蝃蝀》《邶風·泉水》《衛風·竹竿》三篇中),更不能據此徑自說某句是某詩的錯簡。並且,此詩第四章的前兩句與前三章的前兩句相比較,“昔時苗黍,今則苞稂;昔時陰雨,今則冽泉”(清陳繼揆《讀詩臆補》),可謂“字字對照,直以神行”(清陳震《讀詩識小錄》),在內容上也是互有關聯的。正是因爲以寒泉浸野草喻周室內亂勢衰的比興加上慨歎緬懷周京直陳其事的賦法本身已具有很強烈的悲劇感,而三章複踏疊詠使這種悲劇感加強到了極點,所以末章雨過天晴般的突然轉折,就令人産生非常興奮的欣慰之情,這樣的藝術效果當然是獨具魅力的。從這壹點上說,完全有理由將《下泉》壹詩置于《國風》的優秀篇章之列。


相關欄目:唐詩宋詞, 新華字典, 成語詞典, 名人名言, 百科全書

關于“下泉”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